快捷搜索:  as   8   60   60鎴愭寚   鍏ㄦ槑鏄熻禌  鏂囧寲  涔犺繎骞 鍒濆績  

想当面说谢谢 地铁口婆婆苦等半月

想当面说谢谢 地铁口婆婆苦等半月

  昨日下午,华西坝地铁站A口,刁惠卿等待好心人

  热心的人

  地铁口偶遇的陌生人为刁惠卿买了地铁票,陪着坐地铁到火车站,护送进站上车,“刚坐下车就开了。”如果没有他相送,刁惠卿肯定错过这趟火车

  感恩的人

  刁惠卿想找到那位热心人,当面说声“谢谢”。连着15天,每天上午7点半到8点半,下午4点左右到晚上6点,她都在地铁口等待,希望能再次遇到。

  17日下午4点,76岁的刁惠卿又来到华西坝地铁站A口,拄着拐杖靠着花坛,仔细地在地铁口来来往往的人群中寻找着什么,从1月2日算起,这已经是她来这里寻找的第15天了。

  刁惠卿要找谁?原来,2018年12月21日,刁惠卿要到火车北站乘车回重庆合川老家,不料公交车堵车赶不上,司机建议她换乘地铁。但刁惠卿从来没坐过地铁,无奈之下她求助于在华西坝地铁站A口的一位中年男性,这位热心人竟一路将刁惠卿护送上火车。没有亲口对这位热心人说句“谢谢”,也没有等到男子的来电,刁惠卿选择了苦等的方式,每天的出行早晚高峰都到地铁口寻人。

  婆婆坐地铁赶火车

  好心男子一路相送

  “我那天要回合川老家,票都买好了。”刁惠卿告诉成都商报-红星新闻记者,火车开车的时间是2018年12月21日9:05,但自己看错了时间,7点多才从洗面桥街的家里出门。“(车)走得很慢,我着急,给司机说能不能开快点,我要赶9点的火车。”刁惠卿说,司机看了下时间,说太堵车了,建议刁惠卿换乘地铁,还能赶得上。刁惠卿在小天竺街站下了车,已经是8点多。

  刁惠卿说,地铁口只有一个男子站着,自己急急忙忙地拄着拐杖走上去求助,“我叫了声‘大哥’,然后说,我从来没赶过地铁,你带我上地铁嘛。”刁惠卿三言两语讲了自己看错时间可能赶不上火车,男子一听,说了句“是有点着急,好嘛”,就转身走进地铁站。

  腿脚不方便的刁惠卿随即也走进站,此时男子已经为刁惠卿购买了地铁票,一路过安检、刷卡进站,把刁惠卿送到站台上,很快前往火车北站的地铁就进站了。“我上车,给其他人说,‘兄弟,我没坐过地铁,等到了火车北站你们喊我一下哈’。”刁惠卿说,此时,送自己上地铁的男子一听,也跟着上了车,说干脆把自己送到火车站,“我一听一下就放心了。”

  到了火车北站,男子一路帮刁惠卿背着包,一手牵着刁惠卿的手肘位置的衣服,“我(之前)害怕摔了,这样子(扶着)我就走得快些。”刁惠卿说,两人径直到了检票口,给检票工作人员解释了一下,工作人员同意让男子继续护送老人进站,于是,男子直接将刁惠卿送上了火车,“在15车厢,刚坐下车就开了。”刁惠卿说,如果不是男子相送,自己肯定赶不上了。

  手机不离身

  没有等到对方电话回复

  一路上,男子也安慰刁惠卿,不着急,能赶得上。也是在聊天中,刁惠卿得知男子是达州人,在华阳工作,这也是刁惠卿仅知的一点点对方的信息。“路上我给他说,我家的地址在洗面桥街,我的电话号码是xxxx。”刁惠卿说,自己记忆力不好,连续给他念了两遍,对方拿着手机,也不知道有没有记下来,自己问他电话号码,他说一会儿打到手机上就知道了。

  “原来我都不带手机在身上的,后来我在哪都带着,生怕接不到电话。”刁惠卿说,合川老家在乡下,自己担心信号不好,12月26日就返回了成都。哪怕是到厨房做饭,刁惠卿也把手机放在一旁。刁惠卿甚至以为是自己电话坏了,还让儿子特意重新去买了部手机,但是,刁惠卿仍然一直没有接到男子的电话。

  苦苦等待中,刁惠卿偶然从电视上看到一个“华阳达县酒店”的字样,她又坐着公交车找过去,但酒店的工作人员表示,酒店已经改名,也没有达州来的工作人员,刁惠卿不死心,又连续找了好几家酒店,仍然无功而返,“我想到都是达州的,会不会有人认识他。”

  老人在地铁口苦等半个月

  寻找好心人 想说感谢

  连续几天寻找,刁惠卿都没有对方的一点信息,本月2日,刁惠卿开始到当时相遇的地铁口“守株待兔”。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ymxfdj.com/fangchan/20190119/4495.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!